无人便利店将可“刷脸购”

2018-11-29 作者:   |   浏览(
原标题:无人便利店将可“刷脸购”

  在南城一家无人便利店内,零食、饮料和日用品一应俱全。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卢政摄

  手机扫码,自助购物,无人便利店让人们的购物消费更加智能化。自去年9月缤果盒子落户东莞以来,无人便利店在东莞越来越多,喆点、欧尚分别在一些社区和商业中心布点。东莞本土连锁便利店也纷纷试水无人零售,有的在传统便利店周边推出自动售货机,以弥补夜间销售的短板。目前无人便利店购物还需要依靠手机支付,明年或许就能实现刷脸购物了。

  现状:无人便利店在东莞布点

  位于南城天安数码城C2栋旁的缤果盒子被认为是东莞第一家无人便利店,在去年9月正式营业。只需用手机扫一下门口的二维码,便可进店自由选购商品。没有导购员,也没有收银员,挑选好自己需要的商品,扫码结算后便可离开。如果没有购买任何商品,同样可以通过手机扫码打开店门。

  记者看到,这间约15平方米的无人便利店,设有货架和冰柜,主要售卖薯片、早餐奶、饼干、巧克力等零食和饮料,还有毛巾、拖鞋等日用品。便利店内装有摄像头,监控着购物者的一举一动。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7中国城市便利店指数》显示,东莞名列指数榜第四位,仅次于长沙、深圳、太原;东莞每1012人就拥有一间便利店,该数据排名第一。“既然东莞拥有这么多便利店,还生存得不错,就说明市场很大。”东莞缤果盒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建龙透露,目前东莞市已有20多间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主要投放在社区、写字楼、商业广场、园区、公园等地点,绝大部分集中在城区。

  喆点是由一家港资公司投资的本土创业公司,首家无人便利店去年在东城开业,接着在西平等地布点。进口食品成为该公司的主打商品。去年12月,“欧尚一分钟”无人超市在寮步一口气开了两家店,成为全国60多家欧尚无人超市在广东的“代表”。

  探索:本土传统便利店试水无人零售

  无人便利店的发展势头,让东莞本土连锁便利店看到了零售业线上线下融合的发展趋势。早在2016年,上好便利店就试水了“无人零售”。当时,上好便利店在南城新基社区附近推出首个直营式迷你“无人便利店”。消费者拿着手机扫一扫商品上的二维码,便可轻松完成支付。当时,便利店内还设有现金箱,供消费者实现现金支付。可是由于技术不成熟、成本过高等问题,这个无人便利店运营没多久就面临“整改”的困局。但这并没有阻挡东莞本土零售商探索无人零售的脚步。

  就在本月,东莞另一本土便利店连锁天福集团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实体商业的结合,大批量推出“福便利I go”自动售货机。天福相关负责人称,明年将在广东和湖南区域投放10000台自动售货机,打造“便利店+自动售卖”模式。

  记者在南城车站路附近一家天福便利店看到,门口的自助售货机主要售卖饮料和小包装零食,同样也是凭手机扫支付码完成购物。天福便利总裁办主任温祖应告诉记者,自助售货机主要依托于传统门店,便于夜间销售。一台自助售货机成本大概9000元,与大投入的无人便利店相比基本没有风险。“门店一般都是晚上11点就关门,但可能深夜还会有购物需求。如果再请一个员工夜间营业,人力成本显然大于夜间销售的利润。”温祖应表示,目前天福投放的自助售货机主要集中在直营店,接下来会向酒店、写字楼铺开。

  在打造“便利店+自动售卖”零售模式的过程中,除了自助售货机的投放,天福还打造了无人便利角,设备只有全开放式的货架和冰箱。无人便利角的商品种类一目了然,但盗损的风险较大。“相比之下,虽然无人便利角的成本更低,但很难铺开。毕竟货架上的商品可以随便拿走,这对消费者的素质要求较高,只能局限在一些高星级酒店和高档写字楼。”

  记者了解到,目前东莞本土连锁便利店品牌美宜佳对无人便利店持观望的态度,还没有太大的动作。不过,据其内部人士透露,由于部分美宜佳便利店已实现24小时营业,暂时不需要自助售货机无人零售。如果门店确实有需求,可以向公司提出申请。“一般来说,酒店以及商业中心附近的门店可能夜间消费较多。门店提出申请后,公司也会帮助门店进行调研评估,看看是否有必要实施无人零售。”该人士表示。

  分析:技术、供应链成竞争关键

  “70%的营业情况达到了预期。综合来看,投放在相对封闭区域的无人便利店的营业额最高。”雷建龙举例说,缤果盒子在厚街某酒店公寓的无人便利店,平均每天的营业额都超过2000元,利润也达到30%以上。“一般来讲,如果每天有500元的利润,就可以赚钱。”

  雷建龙给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算了一笔账:“每间无人便利店的平均租金为50元/平方米,而传统便利店则达到每平方米100元至150元。此外,无人便利店还省掉了人力成本。”若仅从租金和人力两方面来计算,以一间15平方米的便利店为例,无人便利店每个月的成本支出比传统便利店要少3000~4000元。当然,无人便利店还需要付出不少技术成本。

  记者在三元路附近的一间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看到,消费者选购好的商品已经不需要扫码支付,系统直接通过图像识别便能获取商品的价格信息。一改过去商品需要贴码,才能在支付时扫码获取价格。图像识别技术的运用减少了贴码这一环节。雷建龙告诉记者,伴随着零售行业智能化趋势无人便利店,比拼的就是智能技术。在明年,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技术让消费者更加轻松购物,无需带钱包,无需带手机,刷脸就可以实现支付。

  在雷建龙看来,正因为技术支撑和前期资本投入这两个因素的限制,目前东莞的无人便利店大多由非零售行业的企业投资。庞大的资金投入能否取得相应的回报是无人便利店无法避免的课题。就在今年,个别无人便利店由于难以为继被迫撤离或者转型。位于南城西平的一家蔬果店,其前身就是一间无人便利店。目前该店店门上虽然还保留了扫码入店的指引和标识,但已经恢复为传统零售的方式。

  由于配送方面的问题,缤果盒子计划转移离城区较远的镇区无人便利店。对于从事非零售行业的企业来说,供应链是难以跟传统零售商相抗衡的一大软肋。如果无人便利店在东莞各个镇街、园区分布零散,配送难度和成本就随之大大提高,从而影响便利店的正常运营。

  记者在个别无人便利店看到,一些货架空荡荡的,商品卖完了却没能及时补货。正因如此,雷建龙透露,缤果盒子将与东莞本土零售商嘉荣、美宜佳展开深度合作,解决商品供应链的问题。

  温祖应也表示,考虑到配送和补货的问题,目前天福的无人售货机主要依附于门店设置,以便店主补货。接下来,天福计划投放至酒店、写字楼的自助售货机,也要保证附近有一家门店,店长可以通过手机看到后台数据、了解销售和库存情况,然后有针对性地补货。

  年轻人青睐无人便利店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无人便利店带来的时尚购物体验,主要吸引85后和90后的消费群体。

  有市民认为,无人便利店只是传统便利店的补充。黎先生说:“自助购物虽然便利,但少了人与人之间沟通的环节。而且进入无人便利店,需要自己寻找所需商品,可能找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没有。而传统便利店的营业员可以直接告诉你商品的位置,或者提醒你缺货。”